年轮中岁月的句点

生成海报
2021-01-30 18:10
阅读需:0

那年出差去到广N,耿清音请我吃饭,等待上菜的时候,不免谈到了烟鬼。没办法,回避不了。言语间就充满了伤感。

烟鬼是我第三位死去的同学。

第一位是我高一的时候。那时刚入学,彼此还不熟悉,一位农村来的同学,让电给触死了。虽然难受,但很短暂,没有后两位这样带来长久强烈的冲击力,毕竟,章海清和烟鬼,都是我知根知底的好同学。

正自唏嘘,突然间款款走来一位白衣女子,径直来到了桌前。

耿清音连忙吸了吸鼻子对我说:“来,我给你介绍,她就是牛华庭的妻子。”

我连忙起身说你好。

她笑笑对我说:“听清音说,你跟华庭是好朋友,我代他来招待你。”

我鼻头一酸,连忙低下头来,我不想让她看出我有想哭的感觉。

我不愿谈烟鬼的死。

其他同学也不愿,谈了,心里难受!很少有人,受得起这份悲情。

烟鬼个子不高,充其量和我差不多。皮肤黝黑,黑得就跟包龙图似的。当然我没有见过包龙图,不知道包大人究竟有多黑,所以,说包龙图跟他一样黑可能更为准确。

他跟我说,小的时候他也有父亲,是个机关干部。我笑了笑,心里说,没有父亲那是孙悟空。

他之所以说曾经有父亲,是因为在他高一的时候,父亲抛弃了他们母子,跟小三跑路了,自此不知踪迹。

年少的他自然要受到极大的内心伤害,自然要愤世嫉俗,伙着一帮街头混混,吸烟,酗酒,打架,斗殴,调戏女人。跟着好人学好人,跟着司娘跳假神,自然也就成了一个街头混混。

他没有被学校开除,简直就是一个奇迹。

高二下学期,他们在电影院附近瞎混,突然看见了一个穿白衣服的少女,老大的眼里放出光来,就宛如盘旋的游隼,突然发现了奔跑的田鼠!

结果不难想象,白衣少女被拖进了黑暗的小巷!

谁也不知道是中了邪还是命里注定,白衣少女凄惨的救命声,竟然就唤醒了烟鬼的良知,他疯了似的拖开众兄弟,死死地护住白衣少女,哀求兄弟们放过这个少女。

回答他的是兄弟们的拳头腿脚,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,他没有退让,不管不顾护着她。

有一个兄弟彻底火了,挥起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截螺纹钢筋,重重打在他的头顶。

鲜艳的血水,如欢快的溪水,从额头流下,流过眉梢,流过脸颊,钻进衬衣里,把衬衣染成了鲜艳的红色!

他还是没有退让,媚笑着,求兄弟们高抬贵手,放过这位姑娘。

他跟我说:“妈的,老子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勇气和毅力。五六个人围着我又踢又踹,可硬是没把老子放倒。”

我不得不承认,这狗日的,算条汉子。

兄弟们害怕把他打死,最终放过了他和那个少女,但从此与他决裂。

没想到,他却因祸得福,几周后,严打开始,因为他是学生,又因为救这个白衣少女而与兄弟们决裂,躲过了一劫,别的兄弟,全都进了监狱。

高三开学的一天,上学途中,那个白衣少女拦下了他。

白衣少女对他说:“我听说,你曾经学习很好,为什么不好好读呢?”

这话要是别人说,他肯定一板砖砸下去。白衣少女不同,那是他拼着命救下的。

就这样,故事发生了反转,一个混混,为了一个白衣少女,竟然通过一年的努力,考上了财校,来到了我们班。

这狗东西极不地道,烟瘾大,却几乎不买烟,逮谁跟谁要,就没见他给过别人。张二狗一气,骂他是个大烟鬼,从此以后,我们差不多忘了牛华庭是谁,只知道我班有个黑煞神,外号叫烟鬼。

他母亲是个家属,没有工作,靠打些零工杂活养活自己。有钱的时候,寄个十块八块,绝大多数时候没钱,所以,烟鬼经常一个月一分钱也没有。

他没钱买烟,不是他小气。

我叹息了一声对他说:“既然这样,狗日的,为什么不戒了呢,你妈、还有那个白衣少女,人家容易啊。”

烟鬼呆了一呆,之后,再没见他跟别人要过烟,问他,戒了。

学校的助学金、含泪汤,让他度过了整整两年。

学校补助的每月三十斤饭票,足够他吃了,但五块钱的菜票,却是远远不够,这时候,就不得不提让我们既心酸,又好笑的含泪汤了。

含泪汤的创意,来自于杨老肥。其实,就是学校食堂提供的免费汤。几片菜叶,几个油星,说是汤,不如说是洗锅水更为确切。

那天我问:“老肥,今天吃什么菜?”

老肥吸了吸鼻子说:“含泪汤。”

我一时懵懂,没反应过来。

他说:“没钱了,舀一勺免费汤泡在饭里,躲在墙角,含着泪吃。”

我哈哈大笑,心想,这含泪汤,才他妈贴切。

自此以后,含泪汤倒成了我们炫耀的一个资本,谁要没钱了,吃了免费汤,耀武扬威逢人便说:“知道吗,老子今天吃的是含泪汤。”就恍如回到了从前、那越富越可耻、越穷越光荣的年代。

我没有吃过含泪汤,那是因为我有你。我可能没钱买烟,但绝不会没有饭吃。

所以,自然,吃含泪汤最多的人,一定非烟鬼莫属。而今,人已逝去,再说这含泪汤,活着的人,怎能不眼含热泪。

烟鬼穷,烟鬼没钱。他的学杂费,都是白衣少女资助的,白衣少女说,他是她的护花使者。

好不容易熬到了毕业,分配到了广N县糖厂。那时的糖厂,效益很好,又是一家国企,狗日的,算是捡到了金饭碗,苦尽甘来了。

烟鬼工作努力,奋发勤勉,又有财校这块金字招牌,所以他深受领导器重。再以后,领导亲自出面,把白衣少女也调进了糖厂。

那个时候,在他的面前,豁然铺开了一条浓墨重彩的康庄大道!

在一个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傍晚,晚霞烂若织锦,河水清若翡翠,甘蔗田间蜿蜒曲折的乡间小路,和着悠扬的牧歌,幸福款款地走着烟鬼牛华庭、和他的白衣少女王月涓。

突然,王月涓脚底一滑,险些摔倒,牛华庭眼疾手快,一把扶住了她。

王月涓款款一笑说:“多亏有你。我说过,你就是我的护花使者!”

牛华庭的眼中充满柔情,深情地问:“我是护花使者,那你是什么花?”

“牵牛花。”王月涓没有丝毫犹豫,含着羞回答。

牛华庭呆了片刻,心中零乱地流过几句诗句: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!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!

他们结婚了。

牛华庭发誓,穷尽一生,绝不会让他的白衣少女受一分委屈,遭半分罪!

那天,天空乱雨纷纷,注定了,是个悲伤的日子。

牛华庭出差和客户对账,回厂的途中,遭遇了车祸。命保住了,脊椎受伤严重,成了半身不遂。

白衣少女无怨无悔。

牛华庭却变得脾气暴躁,时常冲她吼,嫌她服侍不好,让她滚。

王月涓说:“牛啊,你是我的护花使者,没了你,谁来保护我呢!”

牛华庭憋了半晌,用尽全身的力气,吼出了心底最深处的声音:“滚!你给老子死远点!”

母亲哭出声来:“儿啊,这好的媳妇,你咋忍心呢!”

牛华庭说:“妈,我废了,妈,你不知道吗!”

王月涓抹一把泪说:“牛啊,我懂你的心思。我说过,你是我的护花使者,我是你的牵牛花,我是不会离开的。”

从那天起,牛华庭开始绝食,任是谁劝也没用。

母亲说:“儿啊,你这何苦!”

牛华庭说:“妈,这么好的人,你忍心让我误她一生?”

母亲说:“儿啊,妈懂你的心。”

那是一个深沉的黑夜,浓重的黑,无边无际!屋里没有开灯,妈妈坐在儿子的床头,儿子依偎在妈妈的怀里,妈妈搂着儿子,面色和美,慈祥,平静。

就这样,母亲搂着儿子,平静地走了。儿子决心要死,母亲岂能独活!况且,活着,王月涓断然不会离去!

天亮后,下夜班归来的王月涓,悲伤的嚎叫半声,还没来得及流泪,就昏到在地。

牛华庭留下了一张便条,上面写着:愿来生,再做牛,受你牵挂,生生世世!

说到这儿的时候,我失声痛哭!白衣少女王月涓却十分平静,她说:“牛没有走,他在你们心里,更在我心里。他说了,我是他的牵牛花,他是我的护花使者。生生,世世!”

评论
  • 消灭零回复